穿成祸国奸臣的宠妃

穿成祸国奸臣的宠妃

一个是傻白不甜却富可敌国的亡国郡主,另一个是少年老成却穷困潦倒的小中医。一个是被两任丈夫欺骗,身首异处,另一个是看遍全网宫斗剧,却为毕业发愁。当两个人合二为一,结果却是1+1>2。

最新章节

第4章 看病 更新时间:2021-02-23 16:42:21
第3章 悲惨女主 更新时间:2021-02-23 16:42:21
第2章 穿剧了? 更新时间:2021-02-23 16:42:21
第1章 前朝郡主 更新时间:2021-02-23 16:42:21

小说简介

小说《穿成祸国奸臣的宠妃》由本站独家提供“厚朴已开”倾心创作,故事中的主角是顾羽封亦君,作者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是难得一见的好文,喜欢这一类型小说的朋友们不要错过~一个是傻白不甜却富可敌国的亡国郡主,另一个是少年老成却穷困潦倒的小中医。一个是被两任丈夫欺骗,身首异处,另一个是看遍全网宫斗剧,却为毕业发愁。当两个人合二为一,结果却是1+1>2。

穿成祸国奸臣的宠妃精彩章节

怀容公主看着顾羽不符合年龄的冷静与沉稳,更加坚信自己的女儿一定是生了某种怪病。

怀容公主着急的都哭出了声音,不停催促着顾夏宁,“夏宁,快去进宫找父皇和母后,一定要把宫里最好的太医都找来。”

顾夏宁担忧的看了一眼坐在软榻上的小东西,早已经没有欺负她的心情了,满心满眼都是担忧,这个小东西可是皇姐,父皇、母后的心头宠啊!

顾羽叹了一口气,他该如何和大家解释,她并没有病,只是一个二十三岁的灵魂被装在了四岁的身体里,充满了无奈与憋屈啊!

顾羽原本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医学生,由于成绩优异,医术精湛,妥妥的学霸,早早的就被各大医院抢着签下了合同。

所以顾羽在同学们都为了找工作争的头破血流的时候,她有了大把的时间来看一些无聊的电视剧。

其中就包括这部《亡国郡主》,顾羽依稀的记得自己当时边看边嫌弃女主傻白甜的场景。

虽然顾羽厌恶女主的天真与单纯,更多的是嫌弃女主的傻白不甜,但还是将这部打发时间的泡沫剧从头看到了尾。

本以为编剧会让女主前面受苦,后面反转,但是都快到结局了,顾羽只看到了女主被大皇子与左相大人联手陷害致死,还沦落个株连九族下场,就连曾经养大女主的养父和养母都难逃厄运。

顾羽无奈的摇了摇头,感叹......,究竟是什么样阴暗编剧,才会编出来如此虐女主的剧情。

顾羽只不过是在全剧终的时候,睡了一会,怎么一睁眼睛就来到了这里!

顾羽越想越觉得事情太过诡异,小小的身体堆在软榻上,十分的无精打采,怀容公主泪眼朦胧,十分心疼的拉着顾羽的手。

顾羽抬起头,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这就是女主的母亲,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以夫为天,明明身为大夏国最尊贵的女人,却没有专横跋扈的公主脾气,反而柔情似水,待人温和。

可偏偏就是因为温婉善良的性格,才会被人面兽心的驸马,柯青山欺骗,害的大夏国亡了国,还害的大夏国的皇上与皇后惨死在宫内!顾夏宁马革裹尸,连具全尸都找不到。

想到这里,顾羽唏嘘不已。

不行!她要回家,她不要死在这里。

顾羽掀开被子,刚要走下软榻,就看见门口断断续续的进来十多个拿着药箱的老人。

老人的身后,顾夏宁阔步走了进来,急切的说道:“皇姐,本太子把宫内所有的太医都带来了,母后听说羽儿病了,当即就要出宫,亲自来看羽儿,本太子费了好大力气才拦住母后。”

柯青山温和的说道:“有劳各位太医了,快来看看小女究竟生了什么怪病。”

走在所有人前面的是一位花白胡子,走路颤颤巍巍的老人。

顾羽的心脏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她真的很担心这老大爷的身子骨,万一一步没迈好,直接摔在地上,再摔个粉碎性骨折,到时候谁给谁看病就不一定了!

顾羽伸出手想要扶住老大爷,可是突然发现,她现在的小胳膊、小手伸出去,连软榻的边都够不到,她沮丧的放下了手。

老大爷挪着小碎步,好像是跋山涉水一般蹭到了顾羽的身边!

他伸出了颤抖的手,哆哆嗦嗦的搭在了顾羽的手腕上。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

同类推荐

宣知翡楚衍一胎四宝
宣知翡楚衍一胎四宝 花枝见

她,宣国第一独宠公主,医术了得,容颜绝色,身怀六甲下嫁楚国断臂二皇子。滑天下之大稽!大婚之日,满屋绸缎,尽是黑色,简直是奇耻大辱。

一胎四宝王爷的心尖宠
一胎四宝王爷的心尖宠 花枝见

她,宣国第一独宠公主,医术了得,容颜绝色,身怀六甲下嫁楚国断臂二皇子。滑天下之大稽!大婚之日,满屋绸缎,尽是黑色,简直是奇耻大辱。

白芷林初尧秋意渐浓
白芷林初尧秋意渐浓 仅年

不过原主体重严重超标,就算她再快速减肥,也要三个月才能达标,这其间还要保证一斤不长……白芷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不能再想了。这一番劳作下来,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虽然她抱着减肥的想法,但是也没想过节食减肥。

坤仪看上了一个人
坤仪看上了一个人 白鹭成双

坤仪看上了一个人。妖怪在宫宴上肆虐,那人带着上清司的巡捕赶来,正巧站在她最喜欢的一盏飞鹤铜灯之下,挺拔的肩上落满华光,风一拂,玄色的袍角翻飞,像极了悬崖边盘旋的鹰。有时候一见钟情就是这么简单,她甚至连这人的脸都没看清,就把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坤仪聂衍
坤仪聂衍 白鹭成双

坤仪看上了一个人。妖怪在宫宴上肆虐,那人带着上清司的巡捕赶来,正巧站在她最喜欢的一盏飞鹤铜灯之下,挺拔的肩上落满华光,风一拂,玄色的袍角翻飞,像极了悬崖边盘旋的鹰。有时候一见钟情就是这么简单,她甚至连这人的脸都没看清,就把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长风几万里
长风几万里 白鹭成双

坤仪看上了一个人。妖怪在宫宴上肆虐,那人带着上清司的巡捕赶来,正巧站在她最喜欢的一盏飞鹤铜灯之下,挺拔的肩上落满华光,风一拂,玄色的袍角翻飞,像极了悬崖边盘旋的鹰。有时候一见钟情就是这么简单,她甚至连这人的脸都没看清,就把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