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美人多娇媚

快穿之美人多娇媚

侍靓行凶、恃宠而骄、作天作地走肾型戏精女主。万草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老司机惹不起。女主婊里婊气,双洁人品党慎入。作为一个资深的摸鱼任务者,林安每次出任务的口号是:绝对不离开系统!必须要有金手指!因为她真的只是一个小弱鸡啊,呜呜呜……

最新章节

第4章 和亲公主(四) 更新时间:2021-03-02 16:07:30
第3章 和亲公主(三) 更新时间:2021-03-02 16:07:30
第2章 和亲公主(二) 更新时间:2021-03-02 16:07:30
第1章 和亲公主(一) 更新时间:2021-03-02 16:07:30

小说简介

小说《快穿之美人多娇媚》全章节在线阅读,《快穿之美人多娇媚》是由作者花生什么树所著小说,《快穿之美人多娇媚》小说主角分是林安清野,全文由本站实力推荐!侍靓行凶、恃宠而骄、作天作地走肾型戏精女主。万草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老司机惹不起。女主婊里婊气,双洁人品党慎入。作为一个资深的摸鱼任务者,林安每次出任务的口号是:绝对不离开系统!必须要有金手指!因为她真的只是一个小弱鸡啊,呜呜呜……

快穿之美人多娇媚精彩章节

林安的睡眠好,睡得沉且长。

等她醒来已过了平日用早膳的时间,她性子骄纵,被人弄醒了会有起床气,所以她都是睡到自然醒的。

她起身,听到轻微的响动,宫人们鱼贯而入伺候她梳洗简单梳洗后她便屏退了丫鬟太监。

“出来。”

她用象牙梳子轻轻理着鬓发,黑影轻轻的落在她身后。

“用过早膳了吗?”

她声音柔柔的,温柔缱绻,不可一世的高傲隐藏其中,是宫中贵女常用的口吻。

清野低声道:“不曾。”

林安想了想,找到了答案,“当值的时候不能用饭是吧?”

“是。”

“那你定是饿了很久了。”

林安将梳子随手搁在妆盒里,抬手理了理新梳好的发髻。

方才她用得最称手的侍女揣测着她的心意给她簪了芙蓉步摇,用以搭配她身上的水蓝色襦裙,可她总觉得不合适,却又不知哪儿不合适。

摸了摸垂到耳边的流苏,林安顺口询问:“你看本公主簪这个芙蓉步摇好看吗?”

“好看。”清野答道。

林安对于他这回答不置可否,扭头对他招招手,清野起身靠近些。

她从首饰匣里翻出一个玛瑙点翠金簪,从磨得光亮的铜镜里看他,问道:“你看这个呢?”

“好看。”

她用金簪换下步摇,“这样好看还是刚刚那个?”

“都好看。”

林安笑着的脸一下子垮下来,蹙眉道:“选一个!”

清野踟蹰了好些时候,才道:“第二个好看。”

“你觉得步摇好看?为什么?”

林安对镜细看,他怎么会觉得金簪好看?

清野只是蹙眉,不语。

她不依不饶,“问你话呢!”

“属下不知。”

清野实诚地答道,他确实不知道,就是一种感觉。

林安看了看取下的步摇,摇摇晃晃的好像是很可爱,可是她看了看头那支玛瑙点翠金簪,这个显然更合适。

“算你有几分眼光,”林安眼角瞥了他一眼,仪态万千地起身,“走,陪本公主用膳。”

从昨晚之后,林安便决定不再对清野采取怀柔政策,索性将一个小公主的任性骄横发挥到极致,这样想必就算是清野也是会厌恶的吧。

等他厌恶了,她就小手一挥,十分善解人意的将他放出宫,再赐他一个官职,给他娶十个八个如花的女子,这样算不算完成原主的心愿了呢?

林安有些恼怒,她的伴生系统一直在升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让她像个瞎子似的,只能瞎捉摸。

真是太烦人了!

林安是先皇后的嫡女,孪生弟弟已经被立为太子。

出生便赐封荣宪公主,封地是大晋最富庶辽阔的地区之一,说是宫里最尊贵的公主不为过。

按理说林安及笄之后就应该自己去封地为主,然后一辈子过着高高在上的逍遥日子。

可权力越大,责任也越大,她要为了父王、为了巩固弟弟的政权与金国太子联姻。

本是等她及笄后就要出嫁,可不曾想金王大病,金国太子无心婚娶,这婚事便搁置到了现在。

林安又想到了那位将要成为她的名正言顺的丈夫的金国太子--弄祁。

在原主的记忆中,弄祁和原主心中的白月光长得简直一模一样,所以原主一嫁到金国,见到金国太子之后便倾了心。

原主心中的白月光是和原主从小一起长大的小竹马,可惜还没来得及等到原主及笄,小竹马便掉进池塘淹死了。

从看到小竹马尸首的那一刻起,原主就变了,放纵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的。

既然所爱的终究要失去,人生得意须尽欢,何不放纵呢?

原主养的这些面首,虽说各有各的好看法儿,可是都有一个特点--像极了小竹马。

比如清野,他的眼睛就像极了小竹马,一双很深邃,看似有情却无情的眼睛。

林安摇摇头,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原主,说她无情吧?可她对小竹马念念不忘,变成了执念,甚至后来将这份浓厚的爱转移到了弄祁身上,被这份爱蒙蔽了心智,甚至到最后背叛了兴国,背叛了她的亲人和一国百姓。

可是说她有情吧,原主对清野的所作所为实在不像是一个有情之人能做出来的。

哎,林安无声的叹了口气,原主留下来的这堆烂摊子啊。

今日的膳食精致多样,可她看着烦腻了,再好的东西吃多了也就烦了。

不过好在近日春暖花开,早膳在后院的小凉亭用,牡丹花开得好,看着心情好说不定也能多吃一点。

凉亭里的轻纱放下,她留了清野一人在亭内,她让他坐着,学着一个普通女人伺候自家夫君的模样给眼前的男人夹菜,很新鲜很有趣。

清野吃着像她一样甜腻又粘人的糕点,平静无波。

“好吃吗?”

林安还是第一次伺候人,有些兴奋地问他。

清野违心的点点头,换来了她一个更加开心的笑。

她拿起一个橘子,“给你剥个橘子,你等着。”

纤细的指尖慢斯条理地剥开橘子,将橘肉一瓣瓣搁在精致的小碟子里,再将橘肉上的白色橘络一丝一缕细致地撕下来,每一瓣都打理干干净净。

见她嫩白的指尖捏起一块要喂到他嘴里,清野垂眸张嘴,林安却顿住了,她用银箸将橘肉的中间小心翼翼地戳开,将籽取出,这才又翘起柔美的手将橘子喂进他嘴里,见他面无表情地吃着,柔声问道:“好吃吗?”

“好吃。”

不知为何,林安突然有种奇异的满足感,就像投喂了某种乖顺的动物。

她夹起一个她爱吃的红豆莲子薏仁糕,将外面一圈吃了,只留了有红豆莲子馅的地方,递到他嘴边,“里面的红豆和莲子是最好吃的。”

见她眼睛亮晶晶的,像是要和他分享什么不得了的好东西,清野只是避开她的眼神,顺从地吃下那糕点。

果然,又甜又黏又糯,他最不喜欢的口感。

林安喜欢吃了糕点再吃水果,理所当然的觉得他也这样。

喂了他糕点又接着喂他橘子,多喂了几次,觉得用银箸去籽麻烦,便用自己纤长的指甲去抠,那橘子饱满的汁水沾了她整个指头,她就像个孩子一样伸舌去舔。

清野不动声色地任她折腾,直到她把最后一瓣橘子喂给他,沾着汁水的手指也一并伸进了他嘴里,他没有表示抗拒,也没有迎合,只轻轻含着。

她的手指在他舌上轻轻擦拭,像是要把指头弄干净。

林安坏心眼地用指甲剐蹭他的上颚,见他眉头也不皱一下,突然有点可怜他。

她把手指伸出来,起身坐在他大腿上,倾身去吻他,他还含着那瓣橘子没咽下去,她伸舌把橘子卷到自己嘴里抿破了橘瓣吸了水,又含着那干瘪的橘瓣还给他。

清野愣住,他心里很不自在。

他不能理解她为什么能这么自若地和别人做这种亲密到不可思议的事。

就算他们做过最亲密的事情,可他一直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远很远,远到哪怕他用一辈子也不可能跨过去。

林安还给他的橘子他不能不接,只闷闷地吃了,她才饶过他,继续伸舌轻轻地抚他刚刚被她剐了的上颚,像是怜惜,像是安抚。

虽然他并不需要,也不喜欢,他不想成为她的宠物,那样实在太可悲了。

清野眼中忽然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红叶,现在他有些明白他的做法了。

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他们是只能生活在暗处的蛆虫。

可是她偶尔对他们施舍的那一点点好,都足以然后他心动不已,让他在永日永夜的黑暗中看见一点点的光亮。

那种感觉实在太过美好,他没办法对那种感觉说不。

见他有些出神,林安在他耳垂上咬了一下,轻微的痛疼瞬间让他坐直了身体。

“吃饱了吗?”

她坐在他大腿上,双臂勾着他的脖子,身子娇软地靠着他,睁着泉水浸过般的眸子问他。

“嗯。”

闻得脚步声,林安迤迤然从他身上起来,理了理衣衫,执筷佯作吃东西,她眼神幽幽瞥向清野,清野会意,瞬间消失了身影。

来人是她身边的贴身宫女,请示道:“李嬷嬷问殿下今日可有空学女红?”

林安心烦女红,可李嬷嬷是宫里的老人,再怎么也得给些薄面,省得凉了老奴的心,她点了点头,“午睡过后便去。”

在宫里的日子很是无聊,林安一边心不在焉的绣着手里的帕子,一边默默的在呼唤系统。

她是个弱鸡,没有系统,没有系统提供的那些金手指,她就活不下去。

林安对自己的认识很清楚,所以从不想勉强。

“公主,您已经学了两个时辰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听听这动听的声音,林安嘴角不可抑制的翘了起来,“那就如李嬷嬷所言吧,我先走了。”

李嬷嬷慈爱的点点头,与她行了个礼。

林安走了,李嬷嬷看着手边那条几乎要被绣烂了的帕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公主殿下的绣工怎么能这般的差啊,李嬷嬷翘着兰花指将那条烂帕子藏起来,然后自欺欺人的放上一条已经绣好的帕子,交颈鸳鸯的绣样,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