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的猫宁

顾的猫宁

顾桥离婚前扶额:我怀疑我老公有难言之隐,结婚三年守身如玉,每个月就给那么点生活费,但我不能跟他离,我要用爱感化他!帮助他!

最新章节

第4章 叫嚣 更新时间:2021-03-03 10:13:38
第3章 曝光 更新时间:2021-03-03 10:13:38
第2章 净身出户 更新时间:2021-03-03 10:13:38
第1章 离婚 更新时间:2021-03-03 10:13:38

小说简介

完本小说《顾的猫宁》是由岑小沐创作的,男主主角的名字是顾桥宁弈州,小说剧情看点十足,内容跌宕起伏,是一本很好看的热门小说。 顾桥离婚前扶额:我怀疑我老公有难言之隐,结婚三年守身如玉,每个月就给那么点生活费,但我不能跟他离,我要用爱感化他!帮助他!

顾的猫宁精彩章节

顾桥在大众视线里消失了好几天,外界对于她的声音基本以同情和怜悯为主,其中也不乏一些讽刺的媒体,说的都是些陈词滥调,比如原本就门不当户不对,当初结婚就是个错误。

麻雀怎么可能一朝飞上枝头就能当凤凰?

宁弈州那边也就是离婚当天安排发了个极其简短的声明,之后就没有再出任何消息了,离婚协议上关于财产分割方面的相关手续也需要时间去办。

顾桥快中午的时候被手机铃声吵醒,想也没想就摸过来接通。

“我都快饿死了你怎么还没回来?我要吃黄焖鸡。”

曾巧这几天对她几乎有求必应,顾桥趁离婚还没几天,对她也真是不客气,现在叫外卖也不方便了,怕被媒体钻空子,只能让曾巧带回来。

前两天是曾巧带什么她吃什么,现在居然还开始点菜了,生动地演绎出什么叫得寸进尺。

顾桥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继续埋头睡。

过了不知道多久,她迷迷糊糊中听到指纹锁开锁的声音,紧接着就听到脚步声往房间这边来了。

这脚步声……

顾桥掀开被子坐起来,直接对上迎面走过来那人的眼睛。

宁弈州蹙着眉头看她:“起来。”

等顾桥洗漱完坐在餐桌前,她才猛地一下反应过来,都离婚了,凭什么还对他这么言听计从?

眼前的黄焖鸡突然就不香了。

顾桥臭着脸:“你怎么进来的?”

“密码一猜就中,你的安全防范意识还是不行。”

“你来干什么?现在我们还有关系吗?你这样算私闯民宅了宁先生,我可以告你的。”

宁弈州带来了一个文件夹,就放在餐桌上,原本应该是想谈离婚协议上那些条件的办理,但他现在蹙起眉头盯着顾桥问:“发烧了?”

顾桥愣了一下,她从昨晚一直睡到刚刚,只是觉得累,提不起精神,也没觉得哪里不舒服。

在她发呆的这会儿,宁弈州已经起身过来,他俯下头用手掌贴到顾桥额头上,顾桥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迅速做出了判断:“发烧了。”

你的手是体温计吗?

顾桥冷笑了一声:“不关你的……”

话还没说完,宁弈州已经直接上手将她打横抱起来:“早上到现在什么都没吃?昨晚吃的什么?”

“……冰西瓜。”顾桥被抱得腾空起来,吓得赶紧抱住他的脖子。

宁弈州轻车熟路地把她抱回床上,顾桥下意识挣扎着要起来,被他抵住:“老实点。”

“宁先生,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对我说这样的话?”顾桥真起了几分火气,“我再说一遍,我跟你现在已经没关系了,请你立刻马上从我家里滚出去!”

宁弈州还真的转身走了出去。

这让顾桥瞬间一肚子话都憋在了喉咙口,沮丧的情绪比生理反应来得更快。

她颓然地靠回枕头上,眼睛闭上,眼泪毫无征兆地就涌了出来。

“多大了,遇到点事就知道哭!”宁弈州居然这么快又去而复返了。

顾桥下意识睁开眼,宁弈州教训她:“自己什么身体,这日子还敢吃冰西瓜,不要命了!”

顾桥:“紧急避孕药都吃了,还有什么不敢吃的?”

这次终于轮到宁弈州被噎住,他难得过了一会儿才继续说话:“起来吃药。”

“不吃。”

宁弈州脸色不太好看:“我再说一遍,起来吃药!”

顾桥“蹭”地一下从床上爬起来,跪坐着怒目相视,大声吼回去:“我不吃!”

“你吃不吃!”

“我就不吃!”

于是顾桥眼睁睁看着宁弈州一抬手将那几粒药送进了自己嘴里。

“你……”

下一秒宁弈州抵过来,顾桥完全没有任何防备,就这样被他嘴对嘴把药喂了进来。

宁弈州乘胜追击,又喂了顾桥几口水,这次顾桥没敢再拒绝。

最后的结果就是顾桥被包成了个蚕蛹,宁弈州脱了外套,看起来不像要走的架势,原本不知道想干什么的,临出房门前听到顾桥的手机响,他又倒回来接电话。

“她发烧了,”宁弈州面无表情地听那头骂了他好几分钟,才继续说,“跟我结婚的三年零十二天她都没发过烧,你才照顾她五天就成了这样,谁不行?”

即便没开免提,顾桥都听到电话那头的曾巧爆了一声响亮的粗口。

宁弈州挂完电话回头看顾桥:“看了新闻?”

“托你的福,”顾桥扯了扯嘴角,“我最近风头都快盖过当红艺人了。”

“为什么不说?”

“说什么?”

宁弈州没有再回答她的话,而是当着她的面拨了个电话出去:“董事会提前到下午,后续顾小姐的媒体采访都推后。”

顾桥听得一脸茫然,宁弈州挂完电话回头直接通知她:“下午去公司参加董事会。”

“我不去!”

“身为公司最大股东,你必须去。”

……

顾桥踩着八厘米高跟鞋高,脖子上挂着一条价值市中心最繁华地带一套房子的项链,高调前来出席董事会。

公司楼下已经被记者围得水泄不通。

她身边八个魁梧大汉保镖,将人完整护送进去,记者们只拍到了和他们预想中完全不一样的下堂妻形象。

今天是宁弈州和顾桥离婚后,她第一次公开露面,竟然是出现在集团召开董事会的时间。

冲在最前面的一个记者问:“宁太太是来找宁先生的吗?”

顾桥反问:“宁弈州来了吗?”

并没有。

记者们面面相觑,对现在事情的发展有些摸不着头脑。

最有可能的猜测就是他们离婚时有事没谈拢,顾桥大概是砸场子来了。

“原本记者招待会过两天才开,不过既然我人已经来了,有些事也没必要再瞒着。”

顾桥面带遗憾地说:“大概要让你们失望了,我答应和宁弈州离婚,条件之一就是他净身出户,我今天是来开董事会的。”

众人哗然。

顾桥向来擅长打脸。

三年前所有媒体都在爆料宁弈州即将迎娶凌泰集团千金,完成世纪联姻,结果婚礼现场出现的却是名不见经传的顾桥。

三年后的今天,所有人都以为她惨遭抛弃,被打回原形、扫地出门。

她却逆风翻盘,成为这场婚姻的最大赢家。

记者们蜂蛹涌上前,数不清的问题扑面而来。

顾桥在保镖的护送下,人已经走进集团大门里面,突然又转身杀了个回马枪。

所有记者们瞬间亢奋起来,话筒恨不得塞进她嘴里去。

“宁太太,您和宁先生之前婚变的真实原因是什么?”

“宁太太,您对宁先生和凌小姐的绯闻怎么看?”

“宁太太……”

顾桥从没觉得“宁太太”这个称呼如此刺耳过,她迎视着所有镜头,在聚光灯下微微一笑:“我不是宁太太。”

记者们飞快反应过来。

“顾小姐,您是否打算重组董事会?”

“我不是来重组,而是来加入他们的。”顾桥回答。

三年前媒体第一次拍到凌幸和宁弈州一起吃饭之后,凌幸是这样回应的:“我不是来拆散他们,而是来加入他们的。”

如今风水轮流转,顾桥的微笑中带了几分凌厉:“不知道凌小姐现在还有没有兴趣也来加入我们?”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