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当铺

阴阳当铺

老父亲离奇死亡,让我继承了一家不一样的当铺,竟然引出了不少身世之谜。嗜血魔虫的内胆,起死回生的黑玉...

最新章节

第1章 已死的司机 更新时间:2021-04-07 14:12:43
第2章 无神论般的不安 更新时间:2021-04-07 14:12:43
第3章 今晚,捉鬼时刻 更新时间:2021-04-07 14:12:43
第4章 真假宽叔 更新时间:2021-04-07 14:12:43

小说简介

阴阳当铺小说赵斌陈丽丽全文在哪里能够完整版阅读?《阴阳当铺》作者“刚刚好”《阴阳当铺》是一本现在正在热推的小说,欢迎大家阅读。老父亲离奇死亡,让我继承了一家不一样的当铺,竟然引出了不少身世之谜。嗜血魔虫的内胆,起死回生的黑玉...

阴阳当铺精彩章节

我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不让宽叔他们发觉。

一路上,我又仔细的看了一眼之前的新闻。可每一次看,都会让我毛骨悚立,死亡司机的那张脸,始终没有从我的脑海中抹去。

就算放松心情,望向窗外,也能时不时的闪过之前的那些画面。

还有昨晚,十分清楚记得的那张苍白色的脸。

不知为何,我忽然间觉得这两张脸越来越像,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奋力摇摇头,向窗外望去,王强却好像对新闻里面死掉的司机非常感兴趣。

“这好像是这半年来的第三起了吧?”王强问。

陈丽丽点点头:“是啊,最近半年可真是不太平。前面两个死得也是有些蹊跷,据说在新闻报道出来的前一天,还有人看见死者了!”

我忽然被这句话叫回了思绪,难道我不是唯一一个出现遇到这种事情的人?

一次是巧合,两次三次,那可就不一定了!

而且还都是在新闻报道的前一天晚上,这个时间点太过于巧合,不得不让人怀疑。

“你们刚才说,这已经是第三起了?”

我想要试图了解一下之前发生过的事情。

“是啊,而且都特别蹊跷。第一个人死后,和他接触过的第二个人也死了,和第二个人接触过的第三个人,就是刚才新闻里的司机,也死了!”

陈丽丽这么一说,让我后背发凉。

这难道是一种死亡循环?

一个接着一个,一直在寻找下一个死者,永无止境。

那是否也就意味着,我很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个死者?

我陷入了深深地思考中,回想起之前经历过的画面,内心恐惧油然而生,身体忍不住开始发抖。

“老板,你怎么了?”

王强注意到了我的不对劲。

陈丽丽扭过头开看,宽叔通过后视镜看到我的神情,察觉有蹊跷。

“小斌,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宽叔眉心紧皱,似乎发现了什么。

“昨天晚上送我回家的那个司机,好像就是刚才新闻里面报道的那个死者。”

事到如今,我只能说出事情的真相。

其余人等听到我说的之后,纷纷看向我,愣住了。

唯有宽叔,倒显得格外的冷静,把车子停下后,对我说:“跟我说说事情的经过。”

我将昨晚的事情全部告诉宽叔之后,对方露出了惊愕的表情,随后又问:“在此之前,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不干净的东西?

我知道宽叔指的是什么,可不干净的东西,难道不就是指做完的司机?

还是说,另有所指。

只是回想起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自从我回到老家以后,要说唯一一个觉得有蹊跷的事情,恐怕也就只有之前的那枚翡翠戒指了。

“唯一一个值得注意的,恐怕就只有这个戒指了。”

说罢,我将随身携带的翡翠戒指拿给宽叔。

后者接过,定眼一看,瞪大瞳孔,连忙问我:“这东西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宽叔的眼神,好像知道这枚戒指的来历似的。

“那天你们都不在,店里来了一个中年男子,进门原本找宽叔,后来问我收不收这戒指,我挺喜欢的,就以个人的名义收了。”

“个人名义!”

宽叔瞪大眼睛,好像这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

我本以为这不是什么大事儿,也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只是没想到宽叔似乎对此事非常在意。

“坏了,小斌这回你可惹上大事了!”

宽叔一句话,直接让我们三人一头雾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个戒指和司机有什么联系?”我一脸不解的问。

“这枚戒指很特殊,上面阴气太重,你一直随身佩戴,身上也沾染了不少阴气,久而久之便很容易遇到这些不干净的东西。而且因为你是全身佩戴,甚至还会影响你的阳寿!”

随后,宽叔又向我说明了为什么当时那男子非要找他的原因。

父亲留给我的这家当铺专门收一些阴邪之物,随后将物品上面的怨气地化解掉。

宽叔就是有能力将怨气化解掉的那个人!

但凡是来店里指名道姓找宽叔的,其物品都是一些极其阴邪之物。

可上次,宽叔不在,我却以私人名义将戒指手下,戒指中的阴邪之气便附着在我身上,让我深受影响。

昨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收到阴邪之气影响到人,就会变得很容易看到些不干净的东西;更有甚者,还会带来杀身之祸。

若是当日我没有以私人名义手下,也不至于会变成现在这般情况。

只是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好青年,本着十二字精神的我,是一个无神论者,又怎么可能会相信这种事情?

“宽叔,你别吓我了。昨天我本来就很疲惫,精神恍惚看错很正常。”

到现在为止,我还在用其他理由给自己找解释。

宽叔却像是早就看清楚了一切似的,直勾勾的盯着我,道:“你若不信,今天我们去露营,你就知道了。”

说完,宽叔带着一副神秘的模样继续开车。

只是这一回,如果村镇时,在当地找了一家花圈店,买了两个纸做的家人,还有几根香和蜡烛,这才来到了我们此次的目的地。

“老板,宽叔是老江湖了,你还是要相信他说的话。”

王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身边,低声细语道。

我看了一眼,却还在打马虎眼,不愿因相信做完真的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若是真的如此,那司机岂不是知道了我住在哪里,要是以后来找我怎么办?

带着不安的情绪,一行人把帐篷搭好。

宽叔刻意安排我一个人住一个帐篷,他和王强一起,陈丽丽也是独自一人;还说这是为了方便今天晚上验证他说的话。

我有些紧张,随着黑夜来临,篝火慢慢熄灭,轮到睡觉的时候。

虽然这里并不是无人区,而且距离隔壁乡镇不远,还是个时不时会有人经过的自然风景区,但我却居然这里变成了荒无人烟的野外。

带着不安的情绪,夜深了。

我强迫自己睡下,过了几小时却始终没有入眠。

呼......

呼......

呼......

渐渐的,帐篷外似乎响起了异样的声音!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