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末筝宫景川

迟末筝宫景川

单单只是那凉薄的嘴唇,还有高挺的鼻梁,只一眼,就能慑住人的魂魄。迟末筝攥着行李箱的手骤然的紧缩,原本浅澈的瞳仁也染上浓重的色彩,怔怔地看着走出来的男人。

最新章节

第1章 他是谁? 更新时间:2021-04-08 14:47:25
第2章 让迟小姐上车 更新时间:2021-04-08 14:47:25
第3章 你看够了没有 更新时间:2021-04-08 14:47:25
第4章 青梅无竹马 更新时间:2021-04-08 14:47:25
第5章 陷入手心 更新时间:2021-04-08 14:47:25
第6章 许我空欢喜 更新时间:2021-04-08 14:47:25

小说简介

七月女巫创作的《迟末筝宫景川》非常的精彩,情节跌宕起伏,人物故事丰富,迟末筝宫景川之间发生的故事特别的吸引人,感兴趣的书友不容错过哦。 单单只是那凉薄的嘴唇,还有高挺的鼻梁,只一眼,就能慑住人的魂魄。迟末筝攥着行李箱的手骤然的紧缩,原本浅澈的瞳仁也染上浓重的色彩,怔怔地看着走出来的男人。

迟末筝宫景川精彩章节

宫景川点了点头。

张彬系好了安全带,回头问他:“接下来是回公司,还是直接回家休息啊?”

宫景川没有说话。

从前视镜里看到了宫景川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张彬叹了一声:“行,我知道了。”

大学的时候,宫景川就是这样一副样子,幸好他都已经习惯了,否则真的容易抓狂。

重要人物都走了,机场大厅里的记者们面面相觑,这么兴师动众的,也不能白来一趟,他们纷纷将话筒对准了中年男人:“宫总怎么走了呢?您可以对宫总的这个行为做一个简单的解释吗?”

中年男人看着这一大帮的记者,忽然十分后悔,好好的,他为什么要放风给记者透露少爷今天回京城的消息呢?他脸上的表情僵硬,还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帮记者……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迟末筝,精致的脸庞却稍苍白,冷意迅速地蔓延了她的全身。

“迟小姐?”迟到的男人,气喘吁吁地拿着牌子过来,略带歉意,“抱歉来晚了,刚才路上堵车了。”

“没事。”迟末筝摇摇头,敛起自己的情绪,看着已经消失的身影,似是若无其事的问道:“刚才那个男人是谁?”

一样颀长的背影,一样的冷峻清傲,她的心脏似乎也是被揪起。

不可能是他!绝对不可能是他!

“迟小姐,你没事吧?”看着迟末筝捂着腹部,微微弯腰的苍白样子,接应的男人低声急急地问道。

方才昂藏的身影一直缠绕在她的眼前,像是毒咒,挥之不去。

迟末筝的手紧紧攥着衣服,略用力地闭眼,等到睁开的时候,依然恢复了清明,“我没事,我们走吧。”

这一次,她回来,是因为工作上的问题。

可没想到,一下飞机,倒是有个大惊喜。迟末筝自嘲地笑了笑,现在的自己还真是草木皆兵,他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呢。

男人看着她的面色无异,才舒了口气,“车子在那里,晚一点会和合作商见面,不知道合同的事情,迟小姐准备得怎么样了?”

他是公司派来接迟末筝的,这一次为了这笔大合同,公司可是下了血本了。

“嗯,还好。”迟末筝跟着他走出去,神情却仍有些怔松,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

“这一次的生意可是很重要,听说……”

‘刺啦’刺耳的声音。

男人的话没说完,就被尖锐的刹车声湮没,几乎要把耳膜都给震破了。

“谁啊,有没有点素质了!”站在迟末筝身边的男人愤愤地,瞪眼看着停在他们身边的车。

定制版纯黑低奢的宾利,仅此一辆。

男人还在骂骂咧咧的,本来忙活了一天了,心情就很糟糕,现在还遇到这样的糟心事,心情着实好不起来。

“没事,我们走吧,不是还要安排住处吗。”迟末筝拉了一下他的袖子,神情已然都是倦怠,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

车窗缓缓地摇下,男人的话也是一点点的卡在喉咙里。

“宫……宫总,您怎么在这里?”方才还是骂骂咧咧的男人,现在点头哈腰的,恨不得直接把自己的嘴给缝上。

车窗内的男人,仅仅是侧脸就矜贵冰冷到极致,棱角分明,五官似是覆着一层的寒冰,薄唇也抿着不悦的弧度。

“上车。”淡淡的两个字从他的薄唇吐出,宫景川侧头,冰冷的视线似是冰锥,压迫的气息骤然的倾覆。

张彬向来会察言观色,顺着视线看过去的时候,一怔,“迟小姐?”

“好好好,我们现在就上车,这么说来,还真是麻烦您了呢,要知道,这几天的交通……”男人扯出谄媚的笑容,说着话就要钻上车,却是被张彬不咸不淡地挡住了。

“张助理?”他不解地抬头。

张彬略微嫌恶的看了他一眼,今天拍马屁的人倒是不少,就是没一个带着眼睛和脑子来的,可他依然是平静地叙述,“少爷的意思是,迟小姐上来。”

这一次是真的近距离地看到他的全脸了,胃部的绞痛似乎只增不减,迟末筝攥着衣服,脸上的血色褪得一干二净,可依然固执地咬唇,“我不去。”

张彬为难地看着她,“迟小姐,少爷说让您上车。”

迟末筝抑住情绪,下颌扬着,饶是面色苍白,也不减固执,“难不成他说的我都得听?抱歉,那是你家少爷,跟我没有关系!”

张彬的太阳穴阵阵跳动,迅速抬眼看了车内的人,额头却更疼了。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次。”宫景川的薄唇轻启,清傲冷淡的视线像是高高在上的神祗,每个字低低沉沉的,氲沉着压迫,“如果你想合同就此结束的话,请便。”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