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 > 团宠医妃王爷是我的保命符

《团宠医妃王爷是我的保命符》

第1章 连命丹

作者:三十六. 分类:穿越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2-23 15:15

“解毒系统终于成功了!有了它,万毒科研实验室从此既能制毒,也能解……”

慕小南忽觉右太阳穴一凉,还没弄明白抵在太阳穴的东西是什么,脑袋传来一阵剧痛,随之失去知觉。

……

从昏迷中醒来,脑海中没有来由地闪过一幅自照铜镜的画面。慕小南懵了,堂堂天才毒师,竟穿越成了同名丑八怪?

紧接着,慕小南惊奇地发现,前世研究成功的解毒系统,竟然成了她的意识随身空间!

忙催动意念,配制祛除左脸胎记的特效药。

刚服下,慕小南便觉得左脸传来火辣辣的疼,“疼——”

“谁?!”

男子低沉的质问声,在床的另一头骤然响起。

慕小南吓一跳!扭头一看,看见一位五官出众,气质清冷的年轻男子。

此刻,年轻男子大而有神的眼,倏地眯成一缝,眼神森冷地盯着慕小南,好一个倾国倾城的妖艳舞姬。

慕小南被年轻男子盯着浑身不自在,却是固执地没有移开目光,甚至扭转身子,一寸一寸地爬向他,并冲他喊出原主记忆中的名字,“顾璟宸。”

“放肆!”

年轻男子极具威严的沉喝声,慕小南听得心头一震!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喊你名字而已,又没侵犯你,至于这么激动吗?

随之,慕小南发现顾璟宸中了魅毒和云浪蛊灵。前者会让人产生强烈的原始欲望;后者会让练家子功力尽失,但肢体可以自由活动。

可顾璟宸一直躺着不动……为什么?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慕小南缓缓掀开了顾璟宸身上的被子。

映入眼帘的是,微敞的锦袍,麦色的胸膛,结实的八块腹肌,和……对面甜野诱惑的鲜香画面,慕小南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急忙伸手捂脸。

喜羞参半的目光,却从她那大大的指缝……肆意流出。

顾璟宸薄薄的唇角扯起一抹鄙视,“看什么看?快给本王松绑啊。”

“凶什么凶?”慕小南瞪了顾璟宸一眼,“又不是我绑的你。”

“你要知道,本王可是齐王!”

“那又怎么样?”等等!本王?齐王?原主的记忆中,顾璟宸明明只是神秘富商。此刻,他却口口声声称王,还自称齐王……故意唬她的吧?

尽管做了许多心理建设,慕小南却还是下意识地仔细打量顾璟宸的穿戴,紫金冠、蟒纹锦袍、八宝玉带、蟒纹玉佩、蟒纹扳指,以及滑落在他身侧的蟒纹令牌上的“齐王”二字!每一件物品,无不象征着至高无上权威。

齐王,一字并肩王,那可是权势滔天的主啊!

能力非凡的手下、眼线,肯定遍布天下。

慕小南偷眼望向紧闭的房门……能逃跑成功吗?永远不会被抓到的那种。逃跑一旦被重新抓回,肯定死得又快又惨。

这时,慕小南忽然听见一道来自意识深处的声音:连命丹配制成功。

“发什么愣?倒是快替本王松绑啊!”

胸有成竹的慕小南,猛地缩回手,一脸羞涩道:“瞧你这一脸猴急的样儿,该不会是想劫色吧?”

顾璟宸气得几乎咬碎满口白牙,深似泓潭的双眸悠悠一转,冲慕小南挑眉,“放心,本王会对负责到底的。”

“怎么个负责法?”慕小南伸手勾起顾璟宸的下巴,一挑眉,“嗯?”

“保你一世荣华富贵。”话间,顾璟宸优雅一笑。

顾璟宸明明气质清冷,可是,刚刚优雅一笑,宛如一只魅惑人心的妖孽。

实在是迷死人了有没有?

慕小南晃了晃脑袋,趁顾璟宸不注意,反手一掌,啪!一粒小药丸,直接拍入他的咽喉。

“咕——嘟!咳咳……”顾璟宸愣了一下,“你刚刚给本王吃了什么?”

慕小南吃吃笑道:“解药而已,瞧把王爷给吓得。”

“是……吗?”顾璟宸顿时觉得一阵强劲的清凉舒爽,自喉间快速晕开,浑身难耐的燥热感瞬间消失了。当即顺杆爬,“本王的魅毒已解,对姑娘的清白不会造成任何威胁了,这绳子……你唔唔——”

慕小南趁顾璟宸说得起劲,又往他嘴里塞了颗药,见他作势要吐,急忙说:“别吐!这可是云浪蛊灵的解药!”

“咕——嘟!”

药丸入口,尽管满嘴腥臭,一听是云浪蛊灵的解药,顾璟宸生怕慕小南抢回去,急忙忍着恶心,使劲往下咽。

龙眼果大小的坚硬腥臭药丸,噎得他眼泪差点掉下来。

顾璟宸觉得这不算什么,一会儿功力恢复,看他怎么收拾这个胆敢捉弄他的舞姬!

此时,慕小南一脸嫌弃地盯着掌心的药丸。药丸呈龙眼果大小,圆润有光泽,看着挺讨喜,却是气味腥臭。

可慕小南还是强忍着恶心,将这颗药丸吃了。

顾璟宸觉得奇怪,“好端端的,你吃什么药?”

“刚才那颗是连命丹。”话间,慕小南又摸一颗药丸,笑容狡黠道:“这颗,才是云浪蛊灵的真正解药。”随之,伺机让顾璟宸将第三颗药丸服下。

“什么?!”顾璟宸气得,几乎从床上蹦起来,可惜被绑住了,“你居然敢如此戏弄本王——咕——嘟!咳咳……你这个心肠歹毒的舞姬,你又给本王吃了什么?你有本事放开本王——”

“我刚刚说的话,王爷似乎没有听明白,我不妨再说一次,王爷服下的第一颗和第三颗,是魅毒和云浪蛊灵的解药。味道腥臭腥臭第二颗,则是连!命!丹!”

顾璟宸愣了愣,“何为连命丹?”

“连命丹为子母丹,你吃的是子丹,我的是母丹。”

“什么意思?”

“真不明白?”

“……”顾璟宸摇头,什么连命丹,子母丹,他连听都没听过。

“简单点说,从今往后,你若受伤,我没事,我若受伤,你将感同身受!”

顾璟宸扯起一抹冷笑,“哼,荒谬!”

“不信是吧?”那么,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话间,慕小南抽出一把短刀,在她自己的左掌心,利落地划了一刀。

“嘶——”

慕小南和顾璟宸同时发出痛苦的呻吟。

奇怪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