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 > 天才双宝病娇爹爹超凶猛

《天才双宝病娇爹爹超凶猛》

第4章 海城男神,盛庭川

作者:悠悠暖我心 分类:言情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2-23 17:01

时悠寻声望去。

电梯上的那抹人影,身型颀长,昵子长款大衣,两条无法让人忽略的大长腿,众星披月,带着狂狷气息而来,空气迅速被冷傲气流侵占,黑衣人规矩退至一边,听候差谴。

时悠面色一怔,瞳孔扩大,这张脸就算她身处米兰也经常能在财经新闻上看到:

鼻梁高耸挺直,唇瓣薄如线条,每寸肌肤,每条轮廓,仿若都经过了艺术家的手,俊美张狂到极致,海城杀代果绝,权势薰天的盛氏掌权人盛庭川。

冰冷眼神如刀锋,慢吞吞划过时悠的脸,时悠心里‘咯噔’了下,庆幸自己戴了面纱,不然,简直会在这双冰魄般的黑眸下无所遁形,呼吸令人压抑得难受!

时悠感觉怀里的孩子已死死抓住了她的手臂,就像是濒临死亡的人,抓住的最后稻草。

此时此刻,她成了救赎孩子唯一的那丝光亮,最后的希望。空气因注入强大气流,仿若都快停止流动,针落地也能清晰可闻。

盛庭川,十五岁回国接管摇摇欲坠的家族企业,一年击败敌手,用了不到七年的时间,盛氏以蚕食吞鲸之势将同行踩于脚底,秋霜刀剑,血雨腥风后,盛庭川成功打造坚不可摧的盛氏王国,成了海城名媛淑女,人人趋之若鹜,你争我夺的男神,偏生男神不近女色,性子偏执。

傅夜沉发过来的客户资料字字在时悠脑子里放大。

纵然时悠再想帮这个孩子,她也不想与男人为敌,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动手去剥孩子捏着自己衣角的手,五根指头似铁箍,犹如磐石,居然纹丝不动,滴落掌心的滚烫液体,是孩子因惧怕而冒出的热汗。

“盛睿,过来 。”男人嗓音如穿骨魔音,字字敲击耳膜。

滴滴滴,空气里只能听到秒针转动的声音。

时悠的怀里并无半分动静,世界安静的出奇,男人黑眸戾气闪动,耐性须臾间尽失,嗓音凛冽:“盛睿……”

没想时悠怀里的那团肉肉莫名抽搐起来,小身子止不住地颤抖,手脚也渐渐变得麻木冰凉,时悠敏感地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她刚要抻手去摸孩子的额头,孩子却从她怀里滚落出去。

盛庭川浑身线条冷硬紧绷,迫人气息空气滞留,盛睿爱耍小花招,知子莫如父,在一个陌生女人怀里给他玩这一出,想到早上孩子对自己的排斥,盛庭川垂在身侧的拳握紧,拼命歇制自己冲上前推开女人,将儿子带走的冲动。

尽管盛睿小身子不停抽搐,歪鼻斜眼,甚至口吐白沫,笃定孩子是在演戏,盛庭川冰冷伫立,冷眼旁观。

直到那个半跪在盛睿旁边的女人,指尖夹了根银针要扎向孩子嘴唇时,他漆黑的瞳仁刷地眯起,眸色锋芒毕露,全身戾气如利箭迸发,大长腿一个箭步冲过来,夜色夹裹着冰冷的气息,手掌扣住女人施针手肘同时,低喝,“你做什么?”

时悠抬头看了眼铁青面色的男人,不想作过多解释,她也解释不清,不管这男人有没有把她当成是拐卖他孩子的坏人,她一心只想救人而已。

“放手,救人要紧。”

男人不但没放,反而握她手肘的力气更大了,像是恨不得把她的骨头捏碎,时悠眉心隐隐冒出冷汗,咬牙低吼,“错过了时间,可别怪我。”

许是男人在时悠眼里看到了真诚,又或许是盛睿嘴边越来越多的白沫,小身子抽搐更频繁,权势薰天的男人额头冒起的青筋,泄露了内心紧张,不动声色退至一边,抬手按住自己鼓鼓跳动的太阳穴。

针尖扎入盛睿嘴唇中间,施针技术精准熟练,时悠又不慌不忙在孩子鼻尖上扎了针,说也奇怪,小小银针居然带着神奇魔力,盛睿的身体渐渐停止抽搐,嘴边白沫也变少。

小家伙白嫩的眼皮翻了翻,一双乌黑眼瞳缓缓睁开,迷蒙的视线认出时悠时微微带了喜色,当扫到她身后那抹伟岸身影时,盛睿的笑容凝在唇边。

孩子不喜欢盛庭川,时悠敏感地察觉到了。

对孩子就不能温柔点,她心里嘀咕着,伸手抱起孩子,虽有点吃力,微弯着腰身,吃力地头也不回往外走。

盛庭川神色微微暗沉,盯着前方那抹佝偻的背影,深如黑潭的瞳仁暗了暗,随后迈着大长腿,三步两步追上去。

时悠一面往前走,一面回头,眉眼浮现浅浅笑痕,不得已解释,“这孩子患的是颠闲症,情况暂时稳住了,但最好找医生看下。”

她有医师证。

但她毕竟不是正规医院的医生。

像盛庭川这种人是不可能相信她这种半路出家人的医术的。

盛庭川唇抿成直线,冰冷视线一直在时悠身上流转逗留。

女人穿了件白丝绵盖臀衬衣,腰处打了个蝶蝴大结,因抱孩子的关系,微微露了截雪白小蛮腰,黑牛仔裤包裹的腿又细又匀称,这种简单的装扮,很多女人驾驭不了,然而,这女人却能把它穿得极具风情,极尽韵味,

仅仅一个背影就能让男人勾魂摄魄,想入非非,黑纱遮住的大半脸部轮廓,依稀能看到那光洁红润的面额—似有密密细汗渗出,玉白的耳朵尖红润一片……

这女人这么卖力,抱的却是……他的孩子。

没有丝毫犹豫,盛庭川伸手就从她怀里接过孩子。

不顾孩子的挣扎抗拒,大踏步向门口而去,刚出门口,暗卫早已把那款惹眼的劳斯莱斯开了过来。

盛睿被送上车子的那一刻,他指着不远处站在商场门口,正张着一对漂亮瞳仁遥遥望着他们的漂亮女人道,“我要小姐姐给我去医院。”

盛庭川回头望了时悠的一眼,颀长身型坐进了车里。

那扇打开的车门,久久不敢合上,车门边等候多时的江辰瞥了眼车内,车里的男人面色阴骜,剪影犀利,车厢里充斥的低气压令江辰胆战心惊,望而生畏,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时悠,接触到江辰无奈的眼神,时悠只好迈动双腿过去。

纵然她再怎么孤陋寡闻,也知道,盛庭川是海城大佬,她……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