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 > 你们师姐今夜下山

《你们师姐今夜下山》

第3章 气场清冷的男人

作者:不笑倾城 分类:言情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2-23 17:36

怼上的是一辆宾利,豪车怼豪车,吃瓜群众们都激动了,纷纷摁下车窗,打开手机拍下这一幕,估计要第一时间发朋友群。

宁非扬都不敢去看段骄阳那清冷的眼神了,对着她说道,“天气热,你呆车上哈,别下来,我去处理。”

前面宾利车下来的是司机,正想与宁非扬交涉,宁非扬直接地敲了敲车后座的车窗。

“这位先生……”司机想要阻止。

宁非扬瞪了他一眼,然后继续敲击着车窗玻璃。

里面坐的才是车主。

车窗落下半边,露出车主的脸,轮廊分明的五官略显凌厉,身上有着自带矜贵的气场,他右手执着手机微屈,骨节匀称,低醇的嗓音响着,“我知道,我现在在过去的路上,我会很礼貌。”

他结束了通话,抬眸看向站在车窗外的宁非扬。

宁非扬:“……”他滴个乖乖,怎么把容昱谨给撞到了?

帝都顶级财阀家族容昱谨!

宁非扬轻咳一声,想要假装不认识容昱谨,“这位先生,不好意思,追尾你的车子了……”

“私了。”容昱谨一双清冷的眸子看着宁非扬。

他的这种清冷与段骄阳的那种清冷不一样,段骄阳是完全不带感情的,但是容昱谨的这种是真的‘又清又冷’。

“私了?”宁非扬听到这两个字忍不住的扬了扬声音,“我已经打了保险公司的电话,你等等就好……”开什么玩笑啊,就算自己是富二代,这豪车的修理费还是很贵的好吗?!

他没有这么的败家。

“宁二公子,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时间有多宝贵。”容昱谨微沉了脸,直接地点了名。

宁非扬:“……”呃,不对,容昱谨怎么会认识他?

“帐号,是通过你大哥宁公子来告诉你,还是现在给你名片?”容昱谨看着他。

宁非扬只感觉后背一阵冷汗冒了出来,他果然跟他大哥有点‘熟’!

“给我名片吧……”一想到自个大哥,宁非扬很不情愿的二选一。

容昱谨直接地给了他名片,“跟我秘书联系,哦,还有,宁二公子,下次开车小心点。”

话落,他让司机开车离去。

宁非扬握着手中的名片,很是憋屈。

半会,他忽地想到什么……

猛的一看乖乖坐在副驾驶座上没有下车的段骄阳,呃,他要不要告诉她,她刚跟她的未婚夫偶遇了?

保险公司来得很快,宁非扬做了登记才离开,只不过前往医院的路上,时不时地看着坐着假寐的段骄阳。

段骄阳睁开了眼睛,“看车。”

宁非扬张了张口,挤出一句,“咩咩,你好像五岁就在山上住了吧?”

段骄阳睨他一眼,“嗯。”

“那……你还记得多少段家的事情?我的意思是,有没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比如说有个未婚夫什么的。

他们这么可爱的咩咩突然冒出一个未婚夫,不能接受,无法接受!!有人想要凭空摘果,都什么时代了,还婚约!不承认的!

“嗯。”段骄阳应了一声,只是这一声嗯不知道是指什么。

宁非扬心拔凉拔凉的,虽然论年龄,他们都比她大,但是论‘排位’,他们都是她的小师弟啊。

她是大师姐。

一想到她竟是跟容家有婚约的……

宁非扬这会真的想去群里吼一声这过于爆炸的消息。

他们最宠着的咩咩才不会被别的男人抢去了!!

那些大猪蹄子……

宁非扬决定先给段骄阳洗一下脑。

车子到达医院,宁非扬给段骄阳撑着伞,一边说,“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社会险恶,咩咩你常年居住在山里,不要被人模人样的男人骗了,他们大多都是斯文败类,衣冠禽兽,一个个都想着做海王。”

段骄阳斜睨了他一眼,然后很认真地将他做了一下打量,最后很正经地点头,“四师弟,你对自己总结得很到位,不过,海王是什么?”

宁非扬:“……”不,他不是,他没有。

段骄阳走在了前头,宁非扬百口莫辩,追了上去,正要解释什么,一个护士模样的女生朝他们走了过来,停在段骄阳的面前,“您好,您是段小姐吧?是时医生叫我在这里等您的。”

段骄阳点了点头。

护士看着面前的段骄阳,一身月色长裙,长发挽成髻,露出一张精致小脸,周身气质清冷,仿佛与俗世里的人格格不入。

刚才时医生要她接个人,她说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啊,怎么接。

时医生说:“你看到她就知道是她了。”

果然如此。

“时医生还在给患者做手术,您随我去他的办公室里稍等他一会。”女护士看着面前的段骄阳,眼神都有些挪不开了。

段骄阳微微地颔首。

“这位先生,时医生还在做手术,暂时不在办公室,而且您没有预约……”

“我等他。”容昱谨淡淡地说道。

护士:“可是……”

保镖上前,“这是我家先生的名片。”

护士一看那烫金名片,再看那个头衔,还有‘容’这个姓,就算是常有权贵和富豪来上门求医,她也还是被眼前人的身份震惊到了。

竟是帝都那个容家的人啊……

她突然有些不太确定,要不要继续这么强硬的态度了。

而此时的容昱谨已经走到长凳上坐下。

哪怕已经是收敛了身上的气场,也是让人无法直视的存在。

看那样子不像是求医等人,倒更像是等人给他汇报工作似的。

时琛是目前脑外科的圣手,求医人络绎不绝,但有一个原则,不管是有钱没钱,一律都要预约排队。

护士偷看了容昱谨一眼,她没有想到帝都容家的也会来排队。

宁非扬与段骄阳低头说着话语,听到熟悉的声音,抬眼一看,这才追了尾不久的容昱谨竟然也在这?

一想到容昱谨“可能”是段骄阳未婚夫,宁非扬用身体微微地挡住了段骄阳的视线。

都要跟段家断绝关系了,那么婚约什么的自然也就与她无关了,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