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 > 你们师姐今夜下山

《你们师姐今夜下山》

第4章 对视

作者:不笑倾城 分类:言情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2-23 17:36

段骄阳没过于关注。

不过在进入了办公室后,她看着急于关门的宁非扬,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后尾有狗追你吗?”

宁非扬:“嗯?”

“还是说巧遇了你的前女友之类的女生?”

宁非扬透过门板上玻璃,看到容昱谨还等在办公室门口不远的长凳上,保镖立在他的身旁,这是一定要见到时琛?

不是说他时间宝贵咩?!有空在这里等人?

“没有。”他一边回答段骄阳的话语,一边继续盯着外面的容昱谨。

而容昱谨似乎察觉到了宁非扬的视线,抬眼就看向了办公室木门的小窗玻璃。

医院的办公室都是这样的设计的,门板上有个小窗口玻璃。

对上容昱谨的眼神,宁非扬有种被抓包的不自在,折了回来,坐到了段骄阳的身边,脑海里想着,怎么样才能让容昱谨离开呢?

不过应该等不了多久就会走吧?

时间很快过去一个多小时。

段骄阳坐在时琛的办公室,拿着办公室里的医书随意翻阅,忽地听到外面传来护士拒客的声音。

宁非扬看向段骄阳,“没事,时琛办公室他若不放人进来,不会有人敢进来打扰的。”

听到这话的段骄阳没有什么反应,继续看书。

宁非扬耐心却没有这么好,站了起来,嚷嚷地道,“时琛小子不会故意耍我们吧?”

一直都很安静看书的段骄阳抬头睨了他一眼,“你最近有没有打座静心?”

宁非扬:“……”他又没毛病,干嘛要打座啊,但是对上段骄阳那清澈的目光,他没敢直说,而是解释道,“最近有些忙……”

“非扬,师父也说过你的性子太过急燥,需要你打座静心。”

宁非扬:“……咩咩,我出去看看。”他逃跑似的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出去。

谁知出来就对上了坐在外面等候的容昱谨,他还没走?

“容先生?”宁非扬看了看坐在长凳上等候的容昱谨,那周身的矜贵气派,只是坐着都能让人感觉到他的贵族气息。

“嗯。”容昱谨淡淡地应了一声。

“您来看脑?啊不,我的意思是,您来看病?”

容昱谨只是看了宁非扬一眼,没有答话,仿若宁非扬问的问题很白痴。

“时医生有原则,没有预约的话,任何人都不能插队的。”赶紧走呗~

容昱谨深看他一眼。

宁非扬被他看得有点心虚,却还是一本正经地说道,“大家都遵守的规距。”

容昱谨只是望了宁非扬身后的办公室一眼。

宁非扬没忍住的又用身体遮挡一下,想到办公室的门是关了的,他又觉得自己多此一举,正要再说什么,护士站传来吵闹的声音。

二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边,只因来闹事的人提到了时医生这三个字。

宁非扬第一时间想的就是,不会是医闹吧?

却见一众人气势汹汹的朝着时医生这边的办公室而来,待近些,宁非扬皱眉,带头的那个不是段家的段应恒?

护士想要拦住还被推开,不过在众人到办公室之前,就已经有了医院为时琛准备的保安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让开,我要见时琛。”段应恒怒火冲冲。

护士知道面前的人是谁,态度却依旧是不退缩,“段先生,时医生正在做手术,目前不在办公室。”

“你让我进去办公室,看不到他人我就相信你说的。”段应恒说。

护士摇头,“时医生的办公室,没有时医生的同意,谁也不能进去。”

“那他们……”段应恒指着人,看清才发现一个是本市的首富二公子宁非扬,另一个是……容昱谨?!

等等,容昱谨?

“容……容先生?您怎么会在这里?”段应恒是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容昱谨。

容昱谨没有表情地看着段应恒,“段少爷这是在做什么?”

医闹?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段应恒更想知道啊。

为什么容昱谨会跟宁非扬在一起?而且是时医生的办公室门前,还说什么不畏惧权势,这两人站在这里的例外,不是在打脸吗?

反正他不会相信他们是来排队的!

段应恒望着护士,“时医生不在,那我就在这里等好了……跟他们一起。”

护士摇头,“段先生,您与时医生并没有预约。”

“你知道我是谁,我说,我要在这里等时!医!生!”段应恒说。

“阿和。”容昱谨淡淡地叫了一声保镖。

“是,容先生。”

“送段少爷出去。”容昱谨吩咐。

段应恒瞪大眼睛,“容先生,您……您什么意思?”两家可是有婚约的,如果能成功,容昱谨可是要喊他一声小舅子!虽然这婚约目前是段家想要攀上……

容昱谨根本没有搭理段应恒的意思。

保镖上前,提醒说了一句,“上门威逼时医生的人,若是影响到排队的求医者,后果自负。”

而不好意思,他家先生正在排队中……

段应恒今天是带了好几个保镖过来的,他也不是来闹事,就是要见时琛本人,这会看容昱谨的保镖上前,他嚷道,“我是来见时医生的,我要跟他好好谈谈。”没威逼!

然而没人听他说话,阿和要赶人,段应恒的保镖也不是吃素的,正要上前替老板出头。

容昱谨清冷地吐出字句,“去外面解决。”

阿和应了一声是。

段应恒看着容昱谨的神色,对上容昱谨那清冷的目光,终究还是不敢反抗,“我……”

“时医生。”护士看到走廊里走来的熟悉身影,赶紧喊了一声。

几乎每天都要处理这样的‘紧张求医’现状,好心累啊。

时琛已经摘了口罩,刚换下了手术服,穿着白色大褂带风地走来。

迫不及待地想要见段骄阳,却发现他的办公室这里又被人给堵住了。

一看是段应恒,他皱了皱眉,“段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段应恒看向时琛,一张白皙的脸没有什么血色,斯斯文文,不过是三十还不到的人,却已是脑外科的圣手。

“时医生,我妈需要你亲自操刀……”

“段先生!”时琛一脸严肃地看着他,“我说了,我的手术已经排满,你们另请高明。”

让开,别挡着他见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