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风 > 皇家药妻殿下心尖宠

《皇家药妻殿下心尖宠 》

第1章 针尖对麦芒

作者:柚纸 分类:古风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9-17 14:14

就在此时,太监前来通报太子妃来了。

两人对视一眼,将宁玉鸢请了进来,这鸣梧宫主位在上,沈明溪和沈皇后都坐在上面,宁玉鸢行了礼之后,便被安排在了侧位。

按理来说,沈明溪见了她是要行礼的,但是她坐在主位挨着沈皇后,竟是一脸高傲,眼中尽是鄙夷。

宁玉鸢这一身打扮总算没白费心思,皇后第一句话便是:“太子妃今日这衣裳倒是选的清爽,看上去明艳至极。”

宁玉鸢正打算回话,沈明溪抢先了一步:“太子妃已然身作人妇,怎的还盘的未出阁的发髻?这不是打了太子的脸吗?今日来的也这样迟,让我们好等,我便算了,姨母年纪大了,等你一个小辈,你可知错了?”

宁玉鸢淡淡一笑,端直了身子用清冷的声音说道:“这发髻乃是太子允准的,太子还说我今日看上去更是显得娇俏,梳妆花了些时间,便是来的迟了,还请皇后赎罪。”

“但是我瞧着,皇后娘娘皮肤白皙,保养的也好,哪有妹妹说的那么老,旁人不知的,还以为我跟皇后娘娘是姐妹呢。”

沈皇后本来是无精打采的靠在椅垫上,但是宁玉鸢这番话不得不让她重视,宁玉鸢这人,进宫两次,每次都让她大开眼界,是个不好对付的。

“你这宁国人果真是牙尖嘴利,今日来的这样迟,想必是昨日与人私通累的吧?”

宁玉鸢心里恶心,这达官贵人的女儿怎都如此跋扈?骄阳是这样,沈明溪也是这样,真真是让她大开眼界,她受了这么大的侮辱,沈皇后也不开口阻止,摆明了是想看她出洋相。

“没想到这么快便传到明溪妹妹耳里了,昨日我已解释过了,此事与我无关,倒是……跟沈夫人有几分相关呢。”

沈明溪心里一惊,难怪今日父亲看上去不甚欢喜,母亲也抱病在床,难不成,竟是这宁玉鸢搞的鬼?!

沈明溪站起身来,面红耳赤的问道:“这件事跟我母亲何关?你若是不说清楚,我绝不会放过你!”

宁玉鸢扫了她一眼,然后盯着青花瓷杯子,也不看她:“明溪这话倒是说的不对了,你听了外面的传言就可以随意污蔑我,那我听了外面的传言随意说两句又是何妨?”

“够了!”

沈皇后听两人一来一回勾斗着,沈明溪这个不吃亏的性子,竟然也落了下风。

“好不容易一聚,竟是被你们两个活活搅乱了,太子妃,你好歹也是宁国嫁过来的,也要知礼数,懂廉耻,这种话也是能随意说出口的?”

宁玉鸢心里冷哼一声,面无表情的说道:“廉耻,尊卑?皇后娘娘,我一来,明溪妹妹便睁大了眼睛看着,没问候也没行礼,这便是你萧国的礼义廉耻?我好歹是宁国的长公主,便是在宁国也受的起她一拜,更别说在萧国了,没让你们把我当祖宗供起来就不错了。”

“这出言不当也是沈明溪在先,怎的皇后娘娘不指责沈明溪,倒是挑起我的不是了?”

沈皇后被噎了一嘴,越发重视起眼前这个太子妃了,传闻宁玉鸢不得宁国皇帝宠爱才嫁到萧国来的,但这几日看来,她倒不像是个生性懦弱的。

沈皇后深深看了她一眼,出口说道:“此事明溪也有不是,今日就看在太子的颜面上,不计较了,毕竟,你们很快就是姐妹了,共侍一夫,那可是天大的福气啊。”

宁玉鸢转着手上的扳指,终于说道正事儿上来了吗?

“皇后这话如何讲?”

宁玉鸢装作不懂的样子,她不能表现的太过锋利,否则会吃亏的,说不定路上就被人刺杀了,沈皇后能坐上今天这个位置,不是个善茬。

“太子年轻气盛,若是府中只有你一人,那必定是不行的,肯定吃不消,我便想着将明溪嫁给太子做侧福晋,也好替你分担分担。”

“真的?那可是大大的喜事啊,这下太子府又可以热闹热闹了,但这总归是一件好事,明溪妹妹到时可要记得给我行礼,毕竟我才时太子府的正妻,不然闹了笑话,可不仅仅是我知道妹妹跋扈,便是整个萧国都知道了。”

“你!姨母,她说我跋扈!”

沈明溪通红着脸,像是有一肚子气发不出来一样,本想着教训宁玉鸢,没成想反而被宁玉鸢教训了。

“太子妃说得对,此事关系太子府颜面,你到时候可不能失了礼数,平日里若不行礼也就罢了,关键的时候可还是要懂规矩的。”

宁玉鸢恶心感更甚,甚至觉得胸中那股浊气快要溢出来了,这不是明摆着下旨让沈明溪以后在太子府中不用行礼吗?无异于跟她平起平坐了。

沈明溪脸上顿时喜笑颜开:“是,姨母,我知道了,还是姨母疼我。”

她靠在沈皇后肩上,一副亲昵的样子,完全将宁玉鸢这太子妃排除在外。

可宁玉鸢脸上还是挂着一丝笑容,自顾自的品茶,也不主动说话。

“太子妃,你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本宫今日就下旨,回去准备去吧,溪儿是我唯一的侄女儿,你可不能怠慢了。”

宁玉鸢站起身来,清冷而又不卑不亢:“既然明溪是侧福晋,那肯定不能像嫡福晋那样操办,我会按照侧福晋的最高礼仪来的,但妹妹进府,还是得由侧门进,不然便是乱了礼数。”

沈明溪瘪着嘴,一脸不高兴的看着沈皇后,但是这事儿乃是祖宗定下来的规矩,侧福晋不能从主门进,沈皇后也不能乱了规矩,便出言安慰道:“那日便委屈溪儿了,等成婚之后,你想怎么走就怎么走。”

宁玉鸢看不下去,行了个礼:“皇后跟明溪妹妹姨侄情深,本宫不便打扰,先告退了。”

说罢,头也不回的往前走,直至出了这鸣梧宫,心里那股浊气才消散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