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风 > 皇家药妻殿下心尖宠

《皇家药妻殿下心尖宠 》

第2章 幕寒

作者:柚纸 分类:古风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9-17 14:14

云青阳离开萧国之后,便一直云游四海,宁国他也不想回去,一想到宁芷碧,心里就止不住的恶心,玉鸢本来可以不去萧国的,身为正宫公主,此事本就荒诞,宁芷碧和宸妃母女定是做了不少手脚。

想到这儿,云青阳眼中闪现一丝怒火,虽然玉鸢现在已到了萧国,但是听闻萧笙身体不好,还没有圆房,只要他云青阳在,宁玉鸢就只能是他的。

云青阳本来想回师父离渊那儿去,师父乃是云苍山山主,到了云苍山,师父必会护他周全,虽然父亲是晋王,悄无声息的回去也不是不行,但宁国终究是一个伤心地。

可是……到了云苍山,就相当于闭门不出,与红尘隔离,心中那股恨意,始终是平不了,可就在此时,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人——幕寒。

幕寒乃是宁玉鸢的母亲幕云之弟,也就是宁玉鸢的舅舅,若是能和幕寒打好关系,那见到宁玉鸢就指日可待了!

幕寒是离川大陆第一大儒,他是宁玉鸢舅舅一事,鲜少有人知道,他也是无意中得知,幕寒为人为人谦和,卦象之术,算法之术,行兵打仗之术更是精妙,若能拜幕寒为师,往后回到宁国夺得皇位,便可以出兵打仗,将宁玉鸢抢回来!

云青阳眼中闪现了一丝光彩,也没有之前那么沮丧了,就算玉鸢嫁给了萧笙又如何?只要幕寒出口,玉鸢也只能是自己的!

幕寒住在离川大陆定昆山中,云青阳心中充满希望,立马改了方向朝着定昆山前进。

……

“溪儿,你今日太莽撞了。”

“姨母为何这么说?不是您叫我教训宁玉鸢的吗?”

沈明溪不解,明明是沈皇后叫她给宁玉鸢一点教训,如今怎的还怪她莽撞?

“我是想叫你暗暗教训,但是你将这些事儿都摆到明面儿上来,定是要吃亏的,今日我看了,这宁玉鸢不是个善茬,你不要跟她做对。”

“什么意思?”

“嫁到了太子府,最好跟宁玉鸢交好,让她放下心中防线,那时再出手便可一击致命,只有这样,才能牵制住太子。”

“明溪不明白,为何害了宁玉鸢,便可牵制住太子?”

“你觉得为什么宁国要将宁玉鸢嫁过来?还不是为了两国和平,可若宁玉鸢死在了太子府,我放出消息,说是太子对宁玉鸢不好,才使得她抱憾而终,两国定会大乱。”

“你想,这宁国正宫公主来了不过几个月便死了,那不是打宁国的脸吗?届时宁国出兵,太子失德,便有办法让他下位。”

“可是相传宁国皇帝对宁玉鸢并不好,他会给宁玉鸢报仇吗?”

“就算是不想也扛不住压力,来和亲的本来是宁芷碧,但是宁国皇帝一意孤行,将宁玉鸢嫁了过来,朝中大臣本就不喜,若宁玉鸢死了他还不出兵,那势必会引起内乱。”

“原来如此……姨母英明。”

“溪儿,牵制住太子府就靠你了,你也不用怕,太子残疾,不可行床上之事,就连宁玉鸢如今也是处子之身,等将太子拉下马,沈家彻底把握住朝政之后,我自会给你选一门合适的亲事。”

“多谢姨母。”

这几日,太子府结灯挂彩,人人脸上都是喜悦之色,可太子妃和太子,心里却不好过。

“太子妃,怎的这几日吃不好也睡不好?可是为了沈明溪一事?”

宁玉鸢躺在床上,身体不适,觉得胸口发闷,但还是说道:“不知为何,自那日从鸣梧宫出来了之后,就一直觉得不太舒服,胸口闷得慌。”

“要不要请个大夫?太子这几日忙于朝政,也没来看看太子妃。”

宁玉鸢沉默了半晌,还过几日,沈明溪就要来了,太子这几日都不见她,是不是在怪罪她擅自做主答应沈明溪进府?

可是,太子答应了她会放她出府,那她自然是要为太子做点事情的,且不说沈皇后把持朝政让百姓民不聊生,便说她一个女子,迟迟不让出权利,以后史官记载,那萧笙岂不是成了傀儡,无用之人?

萧笙雄才大志,许多事都处理的干净利落,和亲一事,更是让她感觉萧笙心中有百姓,做事也是为了百姓,这样的人来当皇帝才是极好的,这里虽是萧国,但百姓是无辜的,还是要思量周全。

宁玉鸢想了半晌,随后从床上起来说道:“不请大夫了,去太子书房看看。”

她来到书房外面,透过门缝可以看见太子正在批改奏折,两眉蹙起,专注细致。

宁玉鸢心里一喜,顿时又压了下来,这无缘由的喜意从何而来?

噔噔噔。

宁玉鸢吩咐晚月在门外守候,自己进去了。

只见萧笙淡淡一笑,说出的话极其客气:“太子妃怎的来了?我最近批改奏折太累,没去你那儿。”

“太子,你是否觉得……沈明溪不应该到府中来?”

“这件事不是早就商议过了吗?太子妃决定就好了,后院之事,本就是太子妃决定的。”

“但是太子看上去并不高兴,若这件事我做错了,还请太子宽恕。”

宁玉鸢没来由的一阵慌乱,此事,她真的做错了?

“无事,便是多娶几房也无谓,我已是残疾,她们嫁过来也是守寡,而且……我心里已有人,怕她误会。”

萧笙盯着宁玉鸢说出这番话,仔细观察她的神情,但是她不动声色,竟是连惊讶都没有,萧笙心中失落,却也只能暗自自嘲。

宁玉鸢心跳很快,愣了两秒,而后还是笑着说道:“原来太子已有喜欢之人,却不知是哪家的小姐?真真是有福气。”

“只是个小姑娘罢了,心思灵巧,又很善良。”

“原来如此,太子不怪罪就好,那妾身就先告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