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风 > 皇家药妻殿下心尖宠

《皇家药妻殿下心尖宠 》

第4章 喜事

作者:柚纸 分类:古风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9-17 14:14

宁玉鸢强撑着走出门,心中闷气更甚,萧笙一直盯着她的背影,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自己喜欢的,便是她呀。

她刚走出门,身体就支撑不住了,腿一软,竟是马上要栽倒在地,还是晚月赶紧扶住了。

“太子妃怎么了?”

“无妨,先回去。”

走到半路,宁玉鸢感觉头昏脑胀,胸中更是闷,她使劲一咳,竟是出了些血。

帕子上一团殷红,看上去触目惊心。

“太子妃!”

宁玉鸢盯着那团血,突然眼前一黑,整个人身体一重,竟是就这么晕了过去。

……

宁玉鸢在黑暗中,紧紧抱住自己,可就在此时,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丝亮光,她仔细一看,是娘亲。

她站起身来,用带着哭腔的语调大声喊:“娘亲!鸢儿在这儿,娘亲!”

她眼睁睁的看着娘亲走过来,脸上带着笑,可是就在那时,娘亲突然变成了宸妃,转眼一看,身边围着好多人。

父亲,宸妃,宁芷碧,像走马观灯一样在她面前闪现,这其中,竟再也没有娘亲的身影。

“娘亲,你在哪儿……”

宁玉鸢眼中湿润,不知在何时,已是满脸泪水,她声音有点嘶哑,带着鼻音,还有一股不可名状的委屈:“娘亲,鸢儿在这儿啊……”

就在此时,宸妃突然张开血口,朝她飞奔而来,其余人跟在后面,脸上都是贪婪的表情,像是要活吃了她。

“啊!”

宁玉鸢大叫一声,满头汗水,眼前朦胧,但是感觉得到有人抓着她的手,应该是晚月。

“晚月……”

宁玉鸢还没缓过来,带着鼻腔喊晚月,还是委屈。

“醒了?”

想象中的安慰没来,倒是一个低沉的男音,是太子?

宁玉鸢眨了眨眼,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了。

“太子?”

“是我,做噩梦了吧?”

萧笙拿出一块手帕,将宁玉鸢额头上的冷汗擦去。

“你刚才一直在叫母亲,可是想到幕云皇后了?”

宁玉鸢吸了吸鼻子,眼角发红,眼眶中噙着眼泪说道:“无事,噩梦罢了。”

萧笙看着故作坚强的宁玉鸢,心里发酸,她也只是个女子,宁国皇帝不喜她,又被宸妃母女欺负,没人知道她受了多少苦,如今的宁玉鸢满身带刺,也是从小经历来的。

“玉鸢,没事的,以后我会护着你,若以后……你有了心上人,便说与我,我会安排,只要一日在这太子府,你便不会受委屈。”

宁玉鸢本以为自己失了体统,但是听到萧笙的一番话,突然变得更委屈了,自娘亲去世之后,连父亲都不曾说过这样的话。

“多谢太子,今日只是觉得身体稍有不适,没有大碍。”

“刚才大夫已经来医治过了,倒是没瞧出什么毛病,为何会突然晕倒?”

“无妨,想来过几日便会好。”

三日之后,侧福晋入府。

沈明溪着一身红衣,坐着一顶小轿子就从侧门进去了,给太子太子妃行了礼,便回房去等待,但是太子不行此事,还是睡在太子妃院儿中。

沉香阁中。

沈明溪一把扯开盖头,尖锐着嗓子喊道:“太子在宁玉鸢院儿里?我好歹也是丞相府的嫡女,下嫁给太子做侧福晋,如今还冷待我,真是不识好歹!”

沈明溪的陪嫁丫鬟在一旁煽风点火:“小姐,这太子妃不知道给太子吹了什么枕边风,竟是在新婚之夜,也不肯让太子前来。”

“绿竹,两人不是没圆房吗?怎会住在一起?”

“就是如此,才有失体统,太子妃也算是个狐媚主儿,天生会勾引人。”

沈明溪脱下那一身沉重的衣裳,不屑的说道:“如此一来也好,我这清白身子,定是要给健全之人的,太子残疾,想来也做不了什么。”

“小姐这么想也好,但是宁玉鸢虽然狠毒,暂时也只能迁就,皇后娘娘说了,只有让宁玉鸢放下防线才好对付。”

“此事我自然知道,宁玉鸢,终究只能是我的手下败将。”

沈明溪在那边抓狂尖叫,但是雪月阁中却还是一派祥和。

“太子当真不去沉香阁了?”

“不去了,去了也是白费功夫,还不如待在你这儿,心静。”

宁玉鸢淡淡笑了一下,不知为何,总觉得心里很高兴,喜悦之情就要溢出来了,她喜欢太子待在身边,甚至有时候会看着太子专注的脸庞入了神。

“太子,要慢慢夺位了。”

宁玉鸢冷不丁冒出来这么一句,愣是将萧笙惊到了。

他沉默了一会说道:“我知道,皇后纳税太重,百姓民不聊生,北方干旱,皇后也是不管不顾,三月之前的寿宴还历历在目,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正是,若是再让沈皇后专政,太子会失了民心的。”

“此事,我会提上日程的。”

隔日,宁玉鸢一起来,就听晚月说沈明溪在外面站了许久来给她请安,萧笙已去上朝,这沈明溪嚣张跋扈,今日是怎么了?

晚月叫了人进来,沈明溪一见到宁玉鸢就赶紧上前行了个礼说道:“姐姐,妹妹前来请安,那日在宫中,妹妹是无意冲撞的,还请姐姐原谅,父亲已经教训我了。”

宁玉鸢打了个哈欠,无视沈明溪自顾自倒了杯茶,小酌了一口淡淡说道:“那日的事我早已不放在心上,倒是妹妹还记着呢?”

“妹妹如何敢忘?深知自己错了,特地前来求姐姐原谅。”

“都说那日的事儿我已经忘了,妹妹若是有心,往后在这太子府中,我们便好好相处。”

沈明溪露出一张笑脸,她生的娇俏,那日在宫中的服装倒是将缺点都漏了出来,今日这身青绿色薄纱,却很适合她。

“姐姐果真是体贴大方,姐姐若不嫌弃,妹妹每日都来找你玩儿。”

沈明溪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亮着眼看着宁玉鸢。

宁玉鸢突然想到了宁芷碧,想来这两人年纪差不多,但宁芷碧心思歹毒,做事阴狠至极,这沈明溪虽然也是跋扈,但都是明面儿上的东西,如此一想,倒觉得沈明溪没有那么可恨了。

她笑了一下,竟是发自肺腑的说道:“我这里随时欢迎你来,你虽活波一些,性子却也不坏,往后若是在这府中无聊,便来找我打发时间吧。”

“如此,多谢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