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风 > 皇家药妻殿下心尖宠

《皇家药妻殿下心尖宠 》

第5章 局势

作者:柚纸 分类:古风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9-17 14:14

“反正我看到了,你再怎么狡辩也没用!”

“骄阳公主先别急,我没说你没看到,但那肯定不是我,既然骄阳公主确定看到了,还将那人当作了我,说明穿着不是下人,应当是今日来的夫人罢,可……与定国公府交好,甚至能到那么偏僻的地方行污秽之事,对府邸也肯定是很熟悉,至于是谁,我便不好多说了,省得有人说我污蔑。”

宁玉鸢这三下两下就将事情推到沈岩夫人碧玉头上,众所周知,沈皇后嫡弟沈岩跟定国公一向交好,也正因为这样,萧笙才一心拉拢定国公。

就在此时,身后跟着的公子小姐都是窃窃私语,一时间,骄阳竟然不知如何反驳。

庞殊跪在地上阴沉的说道:“今日是小妹做的不对,我们平日里太惯着她,将她养的飞扬跋扈,借此一事,也正好教育教育小妹。”

“还有,沈夫人虽然与家母一向交好,但是平日中少有往来,不可能熟知府中路线,想来……定是哪个丫鬟不知廉耻,跟侍卫交好了,庞殊一定严惩,大家便不要将此事传出去了,此乃定国公府的家事。”

宁玉鸢笑了一下说道:“庞公子为人正直,我们是必然放心的,今日之事,定不会往外说,往后更不会提起半分,庞公子还是好生整治定国公府吧。”

庞殊感恩的看了一眼太子妃,这算是给了台阶了,虽然一众公子小姐都看到了今天这场闹剧,但是太子妃已经给了脸面,并且带头不外传,其余人就是嘴巴子再贱,也不敢多说什么。

“太子殿下,妾身觉得有些累了,今日也晚了,我们便先回府吧?”

萧笙笑着说道:“都听太子妃的。”

说罢,便带着晚月回府了。

在场之人看了热闹也散了,只剩下骄阳和庞殊留在此处,仔细一看,那丫鬟不知什么时候也不见了。

庞殊站起身来,气的胸中郁结。

“你看看你今日做的好事!”

“哥哥……”

“别叫我!今日父亲寿宴,本来是一件大好事,你却三番两次的跟太子妃作对,还污蔑太子妃,我庞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可是……”

“可是什么?!就算太子妃做了不检点的事儿,也不能拿到明面儿上来说,旁人知道了也只会指责我们管教不严,你更是没家教!”

“我看谁敢!”

骄阳顿时火了,定国公府的小姐也是旁人能随意编排的?

“不敢?当着你的面儿不说,背后不知怎么给你加污名秽语,今日之事,必须给太子妃一个解释,本来爹爹是向着沈岩的,这事一出,人家留了这么个情面,再不站队,都会说我们薄情寡义!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多大的祸?!”

“我……”

两行眼泪落下,骄阳心里委屈,但听了这么多也稍微明白了一点,知道今天这件事确有不妥,可她就是看不惯宁玉鸢跟太子哥哥走的那么近,刚才身子都快贴上去了,这不是明晃晃的勾引吗!

“领杖责二十,抄写百遍内诫给太子妃,每日前去请安,必定要求得太子妃原谅!”

“哥哥!”

“还敢顶嘴!”

说罢,庞殊便甩袖而去,只留下骄阳一人站在原地,哭的梨花带雨。

“你今日可算是让我大开了眼界。”

萧笙眼中含笑,想起刚才的场景便忍不住嘴角上扬。

宁玉鸢松开发髻,一头黑发散开,清冷的说道:“还是花了些心思,为了那酒气,我喝了足足半壶酒,现下已清醒了大半,还好没出什么岔子。”

“骄阳是怎么想出这个法子的?我瞧她那不依不饶的样子,不像是个会转弯的,也只是被惯坏了而已,怎么想出此种计策?”

“你的意思是……这背后还有人主使?”

“正是,我觉得那丫鬟很奇怪……骄阳身边一向不带丫鬟,便是出府也是男子装扮,怎么今日带了个丫鬟?”

“此事,我会叫暗卫去查的。”

“那便好,若是沈皇后所做还算是好的,若是其他人所做……那我们便又多了一个敌人。”

宁玉鸢在屏风后面将那一身沉重的衣裳全部脱下,只留了一件内衬,萧笙余光瞥了眼影子,脸色顿时红起来,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今日的太子妃,真真是没见过,她生的本就极好,但以往都是相敬如宾,她心思或许不在太子府,跟着自己也没前途,以后还要放出去,切不能……玷污了。

可刚才她靠近自己时的余韵还在身边,萧笙甚至能闻到酒气中带了一丝清香,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

云青阳在郊外醒来,头痛欲裂,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自宁玉鸢走了之后,他便茶不思饭不想,谁知此时皇上还下令将碧公主嫁给他,。他心里只有宁玉鸢,绝容不下第二人。

许婚之后,他心里更是万念俱灰,只想到萧国来找宁玉鸢,于是求了爹爹诈死,远离了宁国,云天开始也不同意,但是云青阳以死相逼,云天无奈,只得同意。

就连皇上都被骗,以为云青阳是真的死了,可只有爹爹和他自己才知道,他还活着。

到了萧国之后,身上服饰立马被认出,以叛贼之名带到了沈皇后面前,沈皇后安排了今天这一场,可是他现在,怎会在这里?

云青阳站起身来,突然在脚边发现了一张纸条,笔迹不是宁玉鸢的,却像是宁玉鸢说的话,上面一字一句都在保持距离,甚至是不想再跟他有关系。

云青阳心如死灰,苦笑着自言自语:“你就这么不待见我?我本以为坏了你的名声,就能让你回到我身边,但却忘了你性子刚烈,若真的发生了,我便再不能留在你身边了,可我不会放弃的,萧国太子又如何?我云青阳总有一日会回来,娶你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