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风 > 皇家药妻殿下心尖宠

《皇家药妻殿下心尖宠 》

第6章 害人

作者:柚纸 分类:古风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9-17 14:14

宁玉鸢一早起来,就知道沈皇后要见她的消息,想是昨天的事儿也已经传到宫中,这一去,少不得又得提点一番。

一太监拿着拂尘,恭恭敬敬的说道:“太子妃还是赶紧梳妆吧,皇后等着您呢,去晚了,皇后娘娘不悦呢。”

宁玉鸢看了晚月一眼,晚月从手中攥出一张银票来塞到了太监手中。

“哎哟,这……这怎么受得?”

太监瞥了眼银票的额度,然后谄笑着张开笑脸,收进了袖笼中。

“公公收下吧,您在皇后娘娘身边侍奉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了,皇后娘娘……今日心情如何?”

“心情自是极好的,但太子妃还是小心为妙,今日除了您前去觐见,还有一人。”

“是谁?”

“此乃皇后侄女儿,丞相沈岩嫡女,沈明溪。”

宁玉鸢心头一震,沈明溪……

她表面上不动声色,淡淡笑了一下:“本宫知道了,公公放心,本宫会尽早入宫的。”

太监微微俯首,点了个头便走了。

晚月给宁玉鸢梳妆,心里多有不平:“太子妃,您说皇上驾崩都已经那么久了,皇后迟迟不让太子继位,偏生她也占了个皇后的位子不肯下去,真是苦了太子妃,您本应该是皇后的,如今却被压了一头。”

砰。

宁玉鸢放下簪子,发出了瓷器和檀木碰撞的声音,这声音听起来清脆,晚月却赶紧跪了下去,心中顿时波涛汹涌:“奴婢失言,还请太子妃赎罪!”

宁玉鸢漫不经心的从镜子中看了看自己,淡淡说道:“晚月,你可知道编排皇后是什么罪过?”

“晚月不敢,只是一时为太子妃不平。”

“今日这话也就在府中说说,到了外人跟前儿,绝不能失言,不然便是我也保不了你。”

“是,奴婢知罪。”

“行了,别跪着了,给我梳妆,今日便不要穿大红衣裳了,穿一件鹅黄小袄吧。”

“可是……沈家嫡女今日也在场,太子妃若不穿的明艳些,恐怕会被沈明溪比下去啊……”

“我瞧今日天气甚好,外面出了太阳,你觉得沈明溪会怎样打扮?”

“肯定是穿的艳丽,我听闻沈家嫡女脾气暴躁,飞扬跋扈,这种情况,她定是想出风头的。”

“对了,她越是穿的隆重,我便越是清爽,鹅黄小袄配这天色是极好的,便是皇后看了也是心旷神怡。”

“太子妃果真是聪慧。”

宁玉鸢摆弄了一下青葱玉手,心里有点失落,今日,恐怕是不得安宁了。

若是没猜错,在不久的将来沈明溪也会入了太子府。

宁玉鸢长呼一口气,心里没来得的烦闷,总像是憋了一口气,按说她以后是要离开这太子府去找小时故人的,对太子也只是合作的情谊,怎的现在,自己反倒沉不住气了?

“好了太子妃,您生的本就美,平日那些浓妆艳抹倒是挡了您的风采,今日一看,却像是寻常人家的女儿活波俏皮了。”

宁玉鸢笑了一下,可此时萧笙却来了。

“太子妃,今日之事,你可知道了?”

萧笙本想进门跟宁玉鸢商议此事,谁知一见她眼睛便离不开了,她穿着鹅黄小袄,梳的是女子未出阁的发髻,不似平时那样老道,发髻中一枚翠绿簪子,吊着一枚珠花,更是显得娇俏可爱。

“太子妃,今日怎么如此打扮……”

萧笙愣了半晌,突然吐出来这么一句话。

晚月掩嘴笑道:“便是太子也移不开眼了!”

宁玉鸢佯装假怒瞪了她一眼,然后言归正传的说道:“太子来,可是为沈明溪一事?”

萧笙此时才想起正事,心中愧疚顿时涌上说道:“探子来报,说是皇后打算将沈明溪嫁与我做侧福晋。”

“太子怎么看此事?”

“我自是觉得委屈了你,况且沈明溪嫁过来就算是沈府的一枚棋子,往后要做什么事,那便是更加困难了。”

宁玉鸢倒了一杯茶,细细想了半晌说道:“太子竟是如此认为的?我倒是不觉得。”

“太子妃的意思是……”

“外人都传,沈明溪骄纵跋扈,不给人一点儿面子,跟骄阳公主倒是有三分相似,这样的人,适合做棋子吗?我倒是觉得,只适合做人质。”

萧笙顿时明白过来,恍然大悟,眼前这女子,还真是不能小瞧,聪慧过人,凡事看得透彻。

宁玉鸢看太子神情,继续说道:“皇后想用沈家钳制太子府,沈明溪嫁过来,更是少不得会吹枕边风,但是皇后算漏了一步,这沈明溪若是真心待您,便不会成为太子府的累赘,而是助力。”

宁玉鸢说完这番话,心中竟然觉得有一丝空落落的,她本来没打算把这番话说出来,但是……事实如此。

萧笙心中划过一丝低落,太子妃……这么想让别人喜欢他吗?

可是自小时宁国一面,他心里便装不下任何人了。

但他这个残败的身体,怎能给面前这给女孩儿幸福?她以后终归是要出府的。

萧笙眼中晦暗,但也是一闪即逝,说道:“既然太子妃都已经想好了,那便按照太子妃所说的吧,孤先去处理政务了。”

宁玉鸢看着萧笙离去的背影,竟是忍不住的委屈。

怎会这样?

“太子妃,咱们快走吧,迟了就不好了,皇后会责罚您的。”

宁玉鸢收起心中的那丝不平,点了点头,便前往鸣梧宫了。

……

“姨母,你看我今天好看吗?”

沈明溪穿着一身大红衣裳,脸上更是浓妆艳抹,年纪不大,看上去却有几分老成。

“自是极美的,姨母教的你都听懂了吗?”

“姨母放心,我都听懂了,这宁玉鸢一个宁国人,还当上了太子妃,我必然不会给她好果子吃,让她知道萧国的人都是她攀附不起的。”

“那便好,都这个时辰了,宁玉鸢还没来,真是不成体统!溪儿,等会儿你便替姨母教训教训宁玉鸢。”

“那是再好不过了,昨日便听闻宁玉鸢与人私通,今日又来的这样迟,真是个骄纵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