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总裁 > 简瑶薄靳言娱乐圈

《简瑶薄靳言娱乐圈》

第2章 可以补偿

作者:阮小郊 分类:总裁 完结 更新时间:2021-04-08 12:17

闻言,男人放下手机,抬头看她,一双眼眸精致又清冷。

淡淡道:“就是她?”

就是她?

什么叫就是她!

简瑶瞬间皱起了眉头,这个男人是什么意思?对于昨晚的事,他就一点想道歉的意思都没有吗?

“你就是昨晚的男人?”

闻言,男人没理她,只是站起身,瞥了索菲一眼,懒洋洋道:“她就交给你了。”

“好的傅先生。”

简瑶气有些不顺,她感觉到了男人身份的矜贵,可这么无视人有些过分了吧!

眼看着男人要越过她向外走去,她脑子一热,伸手拉住男人的胳膊,抬手就想打他,却手刚扬到一半,被男人狠狠扣住。

“你……你昨晚那样,今天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吗?”

简定被男人扣住手,挣也挣不脱,气的咬牙,这个男人,知不知道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有多重要!

闻言,男人扬眉,目光不由得落在她葱白的手上。

他不由的眯眼,昨天就是这只手撩拨他。

昨晚有多疯狂,他没忘,甚至药效已过,他依然……

他从来没有这么失控过。

男人喉咙有些发紧,看向她手的眼神瞬间变得讳莫如深,薄唇勾了勾道:“你想让我怎么道歉?”

怎么道歉?

“你说呢?”

简瑶咬了咬牙,看着男人。

就见男人长指缓缓松开了她的手,淡淡瞥了索菲一个眼神,道:“关于昨晚,索菲会和你说清楚。”

说罢,便头也不回的向外走了出去。

简瑶一怔,还想追,就被索菲适时的拉住了手,索菲安抚说道:“简小姐别生气,先生有洁癖,向来不喜和外人接触的……”

不喜和外人接触?

呵呵,简瑶简直要气笑了,昨天强迫她的时候可没看出来他不喜欢和外人接触!

似是知道她心中所想,索菲笑了笑道:“昨天是个意外,先生刚回国就被算计,心情不太好,据我所知,简小姐最近有关于香照门的事,不过,先生已经帮忙摆平了。”

闻言,简瑶一怔。

他帮她摆平了?

简瑶昨晚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找林哥商量解决这件事,可……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解决方法!

索菲还在解释,“关于补偿,简小姐可以尽管提,先生都会满足你的。”

都会满足?

呵,好大的口气!

“我想要他还我的清白,他给的了吗?”

简瑶眼睛有些泛红起来,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她也不是软弱爱哭的人,可这么委屈,却是第一次。

“简小姐,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如向前看,这是我的名片,之后你想好想要的补偿,可以打电话给我。”

接下来,简瑶是被索菲派人送出酒店的,坐在出租车上,简瑶看着手里的名片,嘴角带了一丝嘲讽。

最宝贵的第一次就这么被一个王八蛋夺走了,对方还一点道歉的意思都没有,呵……罢了,就当被狗咬了。

到了家,洗完澡,她才发现那个男人有多过分,满身的红痕,重点是脖子上,她不知得费多少粉底液。

这男人是属狗的吗,简直衣冠禽兽!

还不等她洗漱干净,林哥的电话就已经打了进来:“简瑶!你怎么回事,不想在这个圈子混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昨天我准备给你介绍的投资商有多重要,你竟然敢放我鸽子,以后……”

电话接通,林哥不分青红皂白的把简瑶骂了一顿。

听着林哥滔滔不绝的数落,简瑶当即一怔,联想到昨晚的那张房卡,她才惊觉,竟是自己走错了房间!

“对不起林哥,我下次一定听您安排……”

她忍着心中的委屈,万般道歉才平息林哥的怒火。

“以后注意一点!”

发了一通脾气后,林哥才挂断了电话。

简瑶将自己埋进被子,大哭了一场……

心中委屈归委屈,可工作还是要继续的,感受到林哥昨天的怒火,简瑶不敢怠慢。

第二天,早早的就去了星宇娱乐的大楼。

可才一进去,迎面,就撞上两个人。

男人二十多岁,个子很高,偏瘦,黑色西装熨帖,气质儒雅斯文,正是她的男朋友——陆岩!

只是,和以前不同的是,男人臂弯正被一双藕臂挽着,态度亲昵,那是当红一线女星安可。

简瑶僵在了原地,原本看到男人想说的话,也噎在了喉咙里。

“陆岩……这是什么意思?”简瑶嗓音干涩,等待他的解释。

对上她的视线,陆岩脚步一顿,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随即恢复正常,是疏冷的语气:“给你介绍一下,我女朋友,安可。”

简瑶脸色一白,不可置信的望着他:“你女朋友?我不才是你女朋友吗?”

她觉得莫名其妙,怎么一觉醒来一切都变了?

“我们已经分手了,怎么,我之前没告诉过你吗?”陆岩看着她,是从未有过的冷漠。

闻言,简瑶一怔,分手?他竟然说分手,还是这么淡然的语气!

看着陆岩和安可亲密的动作,简瑶心里顿时一阵抽疼。

“你说分手?就是因为你出轨安可了?”

陆岩脸色一沉,“简瑶,你说话注意一点!”

明明是他出轨,竟然还叫她注意一点?!

简瑶有些想笑,看着男人,心里却是一阵难受,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却撞上了一具温热的胸膛。

属于男人清冽好闻的味道侵入简瑶的鼻尖,她下意识转头,顿时对上男人一双幽深清冷的眼眸。

竟然是他!

那个抢了自己第一次的男人!